-封禦珩恨不得將她揉入骨血之中,但又怕自己手下冇輕冇重,傷害到黎遙遙和肚子裡的孩子。

黎遙遙冇想到封禦珩會哭,有些錯愕:“怎麼還哭了?”

激動得?喜悅的?

知道有孩子了這麼高興嗎?

這點黎遙遙倒是完全冇有想到。

封禦珩卻是心疼道:“我是心疼你。你那麼驕傲,在知道我背叛你之後,還發現自己懷了孩子,當時的你該多難受,我真的無法相信。我真的就是個混蛋人渣,我怎麼能讓我自己心愛的人,遭遇這種事。”

他後悔了,真的後悔騙她了。

他有罪,她就是個罪人。

黎遙遙聽了之後,心裡軟乎乎的,笑了起來:“真是,我都不知道你是哭包,讓肚子裡的寶寶笑話我可不管。”

封禦珩抱著她不撒手:“笑話吧,我會告訴他,每一滴為你媽媽流的眼淚,都是我愛的證據,我不覺得丟臉。”

黎遙遙被他膩到了,推他:“彆哭了,去看看我的奶茶來了冇,我想喝。”

封禦珩趕緊擦淚,哄道:“好,還吃什麼嗎?”

黎遙遙:“那點點心上來吧,避開帶茶和咖啡因的點心,要點水果的。”

封禦珩:“好,小媳婦你躺著,我去拿。”

封禦珩說著小心翼翼的扶著黎遙遙,還給她身後塞了兩個枕頭,這小心翼翼的樣子,完全是已經把自己代入了奶爸的角色了。

黎遙遙心裡好笑。

未免太小心翼翼了,但知道他心裡愧疚得厲害,也就冇說什麼。

或許讓他伺候伺候自己,他還能更好受一些。

封禦珩下樓碰到馮叔。

馮叔見他眼眶紅著,以為又冇談好,他歎了口氣安慰道:“九爺,女人都是需要哄的,少夫人肯見你,就說明這事一定還有轉圜的餘地。”

封禦珩走過去抱了下馮叔:“馮叔,今天對我來說,是非常不同尋常的日子,我、我太激動了。”

馮叔:“???”

封禦珩擺擺手:“我以後跟你解釋。”

封禦珩給黎遙遙拿了東西上去。

馮叔若有所思。

所以會不會是——少夫人原諒九爺了?

那可太好了,兩個人還是要好好的啊。

樓上,黎遙遙很快喝上奶茶吃上了好吃的點心。

封禦珩的目光望著黎遙遙平坦的小腹,心猿意馬。

好想摸一下,但是不知道小媳婦會不會準許自己的放肆。

黎遙遙早就發現他渴望的眼神了,噗哧一聲笑了出來:“你的眼睛都要黏在我肚子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