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禦珩被黎遙遙一眼看透,本來還很尷尬,然而黎遙遙卻牽著手輕輕放在了肚子上。

她溫柔地笑,這一刻美麗又神聖:“要做一個好爸爸哦。”

不管兩個人還有多少賬要算,這一刻,都可以不去計較了。

她或許在解決了曲婉柔的事之後,繼續刁難封禦珩。但她認可封禦珩是孩子的爸爸,並期望著以後一家三口好好過日子的心,是冇有變的。

黎遙遙在心裡偷偷告訴自己。

現在都推崇愛的教育了。

自己和封禦珩怎麼吵都沒關係,怎麼鬨都可以,但這不是要給孩子一個有愛的家庭麼。

啊,她現在這個形象,就像是那些為孩子隱忍丈夫的妻子。

這話要是讓那些真正為了孩子隱忍丈夫的人聽到,非扒掉她的皮不可。

凡爾賽不客氣,凡爾賽還不自知纔是最可氣的。

黎遙遙這行為,簡直氣死個人了。

不過好在黎遙遙隻在心裡說說。

封禦珩撫著黎遙遙的腹部覺得很神奇。

封禦珩:“我感覺他好像動了一下。”

黎遙遙咯咯笑:“傻不傻啊,他都還冇有胎動呢。”

封禦珩:“那大概是爸爸和孩子之間的一種感應。”

黎遙遙知道這是他自己一個人臆想的,但還是忍不住伸出手摸摸封禦珩的發:“應該是吧,孩子可能喜歡爸爸。”

封禦珩聽得心都軟了,湊上前去親了一下黎遙遙的唇:“那得告訴她,要更喜歡媽媽,因為爸爸最喜歡媽媽。”

黎遙遙水眸微熱,望著他:“你希望是男孩兒還是女孩兒?”

封禦珩毫不猶豫:“女孩兒。”

黎遙遙挑眉:“為什麼?那我要是生個男孩兒,你就不喜歡?”

封禦珩:“女孩子肯定像你一樣可愛,男孩子,我怕他萬一像我一樣惹你不開心,我會很生氣。這家裡已經有他爸爸這樣一個混蛋了,他不能做讓媽媽傷心的小混蛋。”

黎遙遙摟著封禦珩的脖子:“花言巧語。”

黎遙遙不知道什麼時候困過去的。

因為現在懷孕了,所以黎遙遙難免會嗜睡。

封禦珩見自家小媳婦睡了,就給她調整好了最舒服的睡眠姿態,最後摸摸寶貝老婆的肚子,輕聲說:“小寶貝,你出生以後,爸爸媽媽會非常非常愛你,給你全世界最好的一切,所以在你媽媽肚子裡要乖乖的,不要折騰媽媽,知道嗎?”

第二天早晨,黎遙遙醒來之後,剛要下床洗漱,封禦珩就已經拿了東西過來了。

擦臉,刷牙,黎遙遙被伺候得無語:“封禦珩,我是懷孕了,不是癱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