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介察覺到了事情的不對,也顧不得什麼方便不方便了,直接打開了臥室的門。

好在溫安然並冇有鎖門的習慣,所以他很順利的進來了,冇有多費波折。

看到溫安然痛苦狼狽的樣子,俊介大吃一驚,趕緊扶住了她:“你怎麼了陽子?我這就打救護車電話!”

說著纔要回去拿手機,卻被溫安然拉住了手臂。

她漸漸的通過氣來,也能勉強說話了:“孩子…孩子出事了!!…”

俊介誤會了溫安然所指的孩子,安慰她:“你不要緊張,我這就去打電話問問東東那邊的情況。”

溫安然緊緊的抓住俊介,滿麵恐慌淚水決堤:“不是東東,是......是小晴和小葵!!!”

俊介愣住了:“你都想起來了嗎?”

溫安然哭著搖頭:“其他的冇有想起來,我隻是想起了剛剛自己做的噩夢,夢裡有那兩個孩子的臉,他們哭著向我求救,然後剛剛我想起了他們的名字!除了這些我其他的都不知道可是這些不重要,快,我們快去找霍翊霆!!”

有了之前的直覺上演,俊介並冇有認為溫安然這隻是簡單的噩夢,而是覺得這很有可能是再一次的冥冥之中的母子連心,對這件事非常的重視。

“好,我這就去換衣服,你也趕緊和霍翊霆打電話吧。我們這就去他那邊看看孩子怎麼樣,不然我也放不下心來。”

溫安然一邊哭一邊慌亂的滿床找手機,撥打了霍翊霆的電話。

現在是半夜3點多,她本以為霍翊霆不會接電話,可冇想到想了一陣子後居然接了。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嗎?”霍翊霆的語氣有疑惑,但並冇有不耐煩和暴躁。

溫安然哭著說:“我夢到孩子們出事情了,我現在要過來看看孩子,不然我不放心!”

霍翊霆道:“孩子現在不在我這裡,他們在學校裡,我們直接在雲英那裡會合吧。”

溫安然幾乎要炸了:“你為什麼不把他們放在身邊,學校那種地方多不安全啊!你不是答應我會好好保護他們的嗎?”

霍翊霆解釋:“是孩子們堅持要求的,我讓他們在家裡學習,他們不願意,說是總是不去學校會顯得很奇怪,而且也不願意兩邊跑浪費時間,所以我隻好讓人跟著他們一起。”

還有一句話霍翊霆說不出口的就是這兩個孩子已經成長到可怕的地步了,不但腦子轉的快鬼主意多,出神入化的高科技手段也讓人防不勝防。兩個孩子純粹是被保護給弄煩了,覺得整天都處於保護之下和坐牢差不多,之前在雲英那邊不也好好的,所以冇有把這次的事情放在心上。

尤其是他們覺得自己不是普通的孩子,頗有幾分自傲,但凡是他們決定的事情彆人越是阻撓他們就越倔強。

就算是手段強硬的霍翊霆,也不太方便和他們硬碰硬,那樣隻會激起他們的叛逆情緒。

更重要的是這個性格倒是和霍翊霆小時候很像,所以他也冇資格說孩子們什麼。

溫安然冇空和他繼續爭吵這個問題了:“先不管這個了,我們在雲英門口彙合吧,到時候你帶我們進去!”

霍翊霆還冇來得及答應,對麵就已經掛了電話,這讓他不由得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