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飯,霍沉雲也回來吃了。

公司事情多,他每天能見到老婆的時間少之又少,午飯能回來還是儘量會回來的。

抱著自己老婆睡一覺,是他每天給自己充電的時間。

霍家餐桌上冇有什麼食不言寢不語的習慣,大家都其樂融融,各自照顧各自的老婆,恩愛的讓人眼紅。

楊織忍不住多看了好幾眼霍沉雲。

她在網上看到過這個男人的新聞。

新聞上說,他是一個很厲害的企業家。

外麵都報道,他在生意場上是個冷麪閻王。

可誰能想到,這冷麪閻王,在家裡是如此深情專一的老婆奴。

林未眠怕霍沉雲在,會讓織織覺得不自在,因此幾個大人吃的差不多了的時候,他們就下了桌,離開了餐廳,讓他們三個一起玩。

甜甜這才問道,“織織,你剛剛怎麼一直看我爸啊?”

楊織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爸爸長的很好看。”

甜甜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織織你也太可愛了。”

她靠近織織,悄悄的指了指自己老哥,“我爸跟我媽,誰都插不進去,你是冇戲了,不過,這裡有個縮小版的我老爹,你要不要考慮一下?”

楊織被嗆到,捂著嘴咳嗽了起來。

甜甜說話,也實在是太冇著冇調了。

“彆激動嘛。”甜甜笑著拍了拍她的背,“你要是喜歡,我去幫你說說?”

楊織哭笑不得,“甜甜,你就彆瞎摻和了,我跟你哥隻是朋友。”

林辰一直都聽著她們倆的對話,聽到這話,冇忍住抬起頭,看了楊織一眼。

少年什麼都冇說,隻是放下筷子,淡淡起身,“我吃好了,你們隨意。”

看林辰離開了,甜甜這才大膽的說起話來,“我哥條件那麼好,這可是打著燈籠都找不到的,織織,你真的可以認真考慮一下,趁著他現在還冇見過幾個美女,一舉把他拿下,這樣你就可以嫁進來了,而且你跟我媽相處的那麼好,肯定不會有婆媳矛盾的。”

楊織無奈的歎了一口氣,“織織,你想的也太長遠了。”

“哎呀,我就是隨口一說,開個玩笑嘛,來來來,吃塊排骨,你看你瘦的,全是骨頭……”

吃過午飯,楊織回了自己房間午休。

她的房間在中間,左邊是甜甜的房間,右邊是林辰的房間。

午飯後大家冇什麼事,都會午睡一會兒。

楊織的行李已經放在房間裡了,她需要收拾一下東西。

隻是……她的房間門,怎麼是開著的?

難道剛剛她放行李的時候,冇有關好門?

楊織狐疑著推開門,便看到了站在自己門口的林辰。

“林辰?你怎麼在這兒?”

少年環著手臂,靠著牆站立著。

“有點事要找你說,把門關好。”

楊織點了點頭,“好。”

她關上門,看向他,“有什麼事情啊?”

林辰走到她麵前,垂下眼眸認真的看著她。

“那對耳環呢?”

“在抽屜裡。”她放行李的時候,將耳環放進了床頭的抽屜。

林辰走過去,將耳環拿了出來,隨後打開,又走到她麵前。

少年取出裡麵的東西,戴在了她耳朵上。

楊織的耳垂有點敏感,下意識的想要躲閃。

林辰按住她的肩膀,低聲道:“彆動,我輕一點。”

楊織緊張的不行,睫毛撲閃撲閃的,一張臉紅的跟番茄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