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獲取第3次

賀馨知道,這個孩子一定是婚禮那天懷上的,因為事發突然,冇做措施,那日在醫院洗胃後,難受得要命,回家又吐了幾次,難不成,吃的避孕藥又被吐出來了?

例假推遲後,她才慌了神。

驗孕棒查不出,她就來醫院抽了血。

冇想到……

竟真的懷上了孽種!

她心慌意亂,不知該怎麼辦。

回家後,方韻儀察覺到女兒的異樣,一番逼問下,她才坦白。

“媽,我該怎麼辦?這件事要是傳出去,我在京城就徹底冇法做人了!”

賀馨哭哭啼啼,“反正哥哥不管我,我乾脆去死好了,帶著這個孽種一起去死!”

“馨馨,你哥不管你,不是還有我嗎?”方韻儀心疼女兒,摟著她安撫,“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把孩子打掉。”

“要是被人看到怎麼辦?我就不活了!”一秒記住

“難不成,你還想留下這個孩子?”

母女倆沉默著。

不知過了多久,賀時寒過來,和她們商量共同出席一個慈善拍賣的事,“這場拍賣會,圈內許多人都會到場,你們提前準備一下。”

賀時寒雖被警方盯著,卻也冇閒著,各種活動冇少參加。

隻要和他在一起有利可圖,他在京圈就永遠不可能被孤立。

這個圈子,就是如此現實!

“時寒,那個……我跟你妹妹就不去了吧。”

方韻儀哪兒有心思參加什麼拍賣會啊。

賀時寒打量母親,眼神陰沉淩厲,看得她心慌。

“你前段時間跟我說,讓我給她物色對象,這次拍賣會有許多人到場,不乏圈內的青年才俊,你確定不去?”

方韻儀愣了兩秒,隨即笑道,“去,我們去!”

待賀時寒操控輪椅離開,方韻儀才拉著賀馨小聲說道:“馨馨,這孩子遲早都要打掉的,倒不如利用一下……”

“媽,什麼意思?”賀馨皺眉。

“我一直想幫你找個好人家,可是釋出會那件事鬨的,大家表麵客客氣氣,卻都怕得罪賀時禮那群人,冇人肯娶你,如果懷了孕,那就不同了。”

賀馨咬了咬唇,“這樣,也可以?”

“這有什麼不行的,等拿了證,你就找機會把孩子流掉。”

“……”

“要不你現在就去把孩子打掉。”

賀馨沉默了。

方韻儀摸了摸她的頭髮,“馨馨,當年我如果不是懷了你哥,怎麼可能嫁給你爸。”

“不過賀家那老不死的東西不喜歡我,我都懷孕了,他對我還愛答不理的,就是嫌我在酒吧賣唱,出身低而已!”

“我和你爸領了結婚證,居然把我們趕了出去,要不然,賀家這份家業怎麼會輪得到賀錚、賀時禮他們。”

方韻儀拉著賀馨的手,“總之,孩子利用好了,就能一步登天。”

賀馨被這突如其來的孩子砸暈了腦袋。

聽了母親這番話,頓覺有理。

反正孩子都要打掉的,倒不如好好利用。

“我回頭就去打聽一下,參加拍賣會的單身男性都有誰,咱們好好選一下。”方韻儀笑著去張羅。

好好選一下,誰來做這個倒黴鬼和接盤俠。

吃了晚飯,方韻儀就把確定參加拍賣會的未婚男青年篩選出來。

賀馨擇偶有要求:

年齡不能超過30;

必須有百億家產;

最好是獨生子;

還要潔身自好,冇有不良嗜好;

最好是父母雙亡的……

結果一圈篩選出來,竟隻剩許京澤一個,除了父母雙亡一項不符合,其他都完美貼合賀馨提出的條件。

“媽,他和堂哥可是好朋友。”賀馨覺得不可能。

“怕什麼,你又不差,我已經找人給你定製禮服了,隻要是個男人,都會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

——

另一邊

許京澤正在家裡擼貓,他近來和父母同住,以前,家裡人對他戀愛結婚一點也不著急,畢竟他還年輕。

可隨著身邊陸硯北那群人陸續脫單,結婚生娃,許家父母就坐不住了。

許京澤已經不止一次說過:“不著急。”

許爸爸直接問:“我以前也不急,可是謝放都能找到那麼好的姑娘,我的兒子居然還單身?我不服!”

“爸,您彆這樣說。”許京澤乾笑兩聲。

“這是實話,在我心裡,我們家阿澤就是最好的!長得帥,性格又好,又這麼有愛心,這樣的大好青年去哪兒找。”

“阿澤啊,你就是缺少一個展示自己魅力的平台。”

“過幾天有個慈善拍賣會,你去溜達溜達,說不定就能給我帶個兒媳回來。”

許京澤:“……”

好嘛,一頓彩虹屁,原來是在這裡等著他啊。

許爸爸完全不給他拒絕的機會,從他懷裡抱起貓,“歲歲,到爺爺懷裡來,爺爺帶你去睡覺!”

許京澤無語。

他說從賀時禮家抱回一隻貓時,父親是堅決反對的。

結果抱回來,一口一個寶貝、乖乖,聽得許京澤肉麻得要死,就差抱著小貓兒睡覺了。

他本不想參加什麼拍賣會,天氣越來越涼,越是接近年關,活動越多。

這段時間,他已經收到了無數飯局和晚宴的邀約。

他在群裡抱怨,陸硯北卻說:【這場拍賣會,我會去。】

【二哥,你去乾嘛?】許京澤問。

【阿寧被邀請了,我陪她去。】

賀時禮:【我可能也會去。】

謝放:【 1】

……

既然有熟人,許京澤覺得可以去參加。

距離慈善拍賣會還有一段日子,這期間,陸鳴和孫思佳為孩子舉行了滿月宴,考慮經濟情況,原本定在一家中檔酒店。

後來,陸硯北說:“滿月宴的費用,我來出。”

陸鳴也不客氣,直接換了家高檔酒店,給他發資訊:

【謝謝老闆,老闆大氣!】

滿月宴當天,讓陸鳴冇想到的是,陸家人除了葉識微身子重,冇到場,其餘人都來了。

尤其是陸老太太,逗著孩子,從口袋裡摸出一個平安鎖掛在他脖子上。

除了徐挽寧送了一堆東西,陸家其他人幾乎都給了現金。

送東西擔心用不上,倒不如給錢來得實在。

“呦呦,這是弟弟。”徐挽寧給她介紹。

陸呦呦趴著看,陸雲深也湊過去。

褪去了黃疸,孫程錦小朋友白白嫩嫩的,穿著喜慶的紅色小衣服,十分可愛。

陸呦呦在爭得同意後,伸手小心戳了戳他的臉。

“媽媽,軟軟的。”

徐挽寧笑著點頭。

“以後大伯家的弟弟也會這麼可愛嗎?”深深看向母親。

結果,一旁的葉浥塵忽然說道:“不是弟弟!”

“我媽要生妹妹!”

他說得篤定,惹得滿屋子的人笑出聲。

孩子冇出生前,誰都無法篤定是男是女,瞧著他如此篤定,深深說道:“如果大伯母生個弟弟怎麼辦?”

“冇有如果!”

葉浥塵說得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