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玲不可置信,“你這是趕我走?”

女導購歉意道,“抱歉,這裡是至尊VIP會員區,墨小姐,您可以離開嗎?“

墨玲氣的麵色燥火,“我離開,那她那她呢!她也不是你們的VIP會員!而且,我找她有事!”

顧南音卻是冷聲道,“我與你可冇什麼好說的!”

墨玲一聽,更是火冒三丈,不能用這番話,這不是擺明瞭讓導購員她趕走嗎?

“快點將我哥的卡給我!”

顧南音穿著黑色連衣裙,長髮被她隨意的編起來,隻鬢角處留下了幾縷髮絲,自頰邊垂落,帶著些慵懶的弧度。

她的發間戴著一枚璀璨的鑽石髮夾,綻放著奪目的光芒,更襯得肌膚勝雪。

相對墨玲的氣勢洶洶,顧南音卻是嘴角勾勒出一抹淺笑,如花綻放,

那一雙眼更是恍若星辰,一笑起來顧盼嫣然,看的人不由自主的深陷其中。

如同寶石一般的眼眸璀璨生輝,連墨玲看著看著,就呆了。

她一直都知曉顧南音長相妍麗,此刻在對上顧南音這般清清淺淺的笑容時,她有了真真切切的感受。

顧南音那精緻甜美的麵頰,就像一朵盛開的牡丹花,讓人覺得妍麗非凡,又有一種自持的清貴。

“你想要我的卡?抱歉,這是屬於我的東西!”

墨玲憤怒道,“這是我哥的卡!”

女導購員一旁糾正道,“墨小姐,您是不是哪裡誤會了?這卡確實是顧小姐的!”

墨玲愣了一下,很快反應過來,“你是說,驍哥把卡送給她了?憑什麼,我可是驍哥的妹妹!”

說到這,墨玲氣的咬牙切齒。

女導購員沉默了,隨後看著氣憤填膺的墨玲,“墨小姐,您真的是誤會了,持卡人就是顧小姐,您可以先離開這嗎?”

提到這個,墨玲更是難以接受了。

“我知道了,我現在就走!”

這還是第一次,在奢侈品品牌店被這個店員這般的對待。

離開了商場,墨玲便鬱鬱不平的回到了墨宅。

看到悶悶不樂的姐姐,墨易承好奇的詢問,“姐姐,你這又是怎麼啦?”

回到了墨宅,墨玲自然不在收斂脾性,她不滿道,“還不是怪那個顧南音,要不是她,我今天也會被店員給趕出來!”

想到那店員當著她那幾個閨蜜麵前說出那番話來時,墨玲恨不得直接找個地縫鑽進去。

墨易承一臉的詫異,“哪家店!告訴我,我這就去......”

墨玲抿唇,“你去?我都進不去你就更彆提了!”

墨易承撇嘴,“那不去就不去唄,少了你,可是那家店的損失!”

墨玲氣悶的不行,“根本不是那麼回事!和你說了也不懂!”

想到那店員給自己看了那張卡,確實是署名顧南音的名字,可是這也讓墨玲氣得夠嗆,在她看來,顧南音辦這張卡的錢自然是出自驍哥之手。

這顧南音都要跟驍哥離婚了,驍哥還這麼寵著顧南音?

想到這,墨玲收斂了情緒,隨即找到了墨臨安,“爺爺,驍哥好像要和那個顧南音複合了......”

墨臨安一聽,眉頭一皺,“你從哪裡得到的訊息?”

墨玲一臉嚴肅道,“爺爺,這可是我親眼所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