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澈知道,能讓墨總這麼開心的事,隻能與夫人有關了。

等處理完手頭上的事,墨驍便提早離開了公司。

回到禦景苑時,正巧碰到了專門送貨的女導購員。

對於沙發上那琳琅滿目的衣裙,墨驍仿若未覺,他的視線裡隻有顧南音。

“怎麼不好好休息?”

顧南音正與一名設計師交談,因為有一套裙子,是屬於定製款,而這家店的設計師是專門上門來幫忙量尺寸製作。

“可以把腰這邊放寬鬆一點的......”

聽著顧南音的話,設計師一臉溫和道,“墨夫人,我剛剛幫你量個尺寸,按照這個尺寸,做出來的衣服效果很好......”

顧南音卻是搖頭,她抿唇道,“我怕,到時候我穿的時候會有些小......”

設計師正想反駁,目光在見到顧南音掠過小腹那溫柔的表情,頓時恍然,“好的,那就按照夫人您的吩咐......”

“不用,就按照量的尺寸做,至於日後不合適,你在上門來定製便是!”男人的聲音清冷若泉,甚是好聽。

設計師回眸,麵前的男人,俊美麵龐近在咫尺,每一處線條,都如同精雕細琢一般,整個人都散發著致命的荷爾蒙氣息。

要命啊!墨大總裁長的真的太帥了!這容貌!

這身形!

這大長腿!

簡直絕了!

就在設計師發愣之際,墨驍迴轉頭,不悅的看向設計師,“怎麼?有問題?”

他深邃俊美,狹長的雙目看人時帶著一種淩人的氣勢。

女設計師連忙回神,她一臉羞澀,剛剛隻顧著看人長的帥了......連正事都忘了。

“那個,我的排班表一直很緊的,如果墨總有需要,需要提前打電話預約......”

設計師其實想說的是她親自過來一趟就得收價格不菲的昂貴的費用。

就在這時,另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開口了,他直接從公文包拿出了一張單子,隨即嘩嘩的簽了一串數字,遞交給了設計師,

“女士,這是您這次的出場費,多餘的就是下次的預定,您看可以嗎?”

女設計瞪大眼睛,數了一下後麵的零,這一趟的費用完全比得上她工作幾個月了!

風澈咧嘴一笑,“冇問題就行,我是墨總的助理風澈,這是我的名片,有什麼問題,你可以與我溝通。”

男人的一臉溫和,女設計師頓時覺得自己心跳加速,她忙不迭的點頭,“可以!冇問題!”

衡量好後,女設計便帶著幾個小跟班離開了。

而顧南音也開始命令傭人將她新買的衣服給放進衣帽間掛起來。

“爺爺說,這周讓我們回去吃飯......”

聽到墨驍的話,顧南音臉上的笑容消失了,“回墨宅?”

看到顧南音消失的笑容,墨驍點頭道,“是的,到時候我帶你一起去......”

然而話未說完,顧南音卻是換了一個話題,“剛剛我與卡婭出去逛街了,遇到了墨玲,墨玲不分皂白就和我吵了一架......”

聽到墨玲與顧南音吵架,墨驍眉頭緊蹙。

卡婭一旁道,“是啊!她還好凶呢!讓南音姐將至尊卡交給她......”

殊不知,這張卡原本就是南音姐的名字!

想到那個趾高氣揚的女人後麵被導購員帶走了,那一臉羞憤的表情,卡婭就想笑。

活該那個女人在她那些朋友麵前丟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