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家公司呆了一個多月,雖然時間久了一些,過程曲折了一些,但還是達成了她的目的。

阮清雪的運氣不錯,對方見過她的化妝視頻之後,立刻就讓她去報道了,而第一份工作,就是盛妍所在的劇組。當然,她的身份,還不能直接接觸到盛妍。

“妍妍,你猜,我剛纔在化妝室看到誰了?”

“誰呀,神神秘秘的。”

“上次醫院那個毀容的女人!她是這個劇組的化妝師。”小錦湊到盛妍的耳邊,小聲說道,“要不要我跟導演說一聲,把她換了?”

“這劇組也真是的,找誰化妝不好,找她!不行,我現在就去找導演,必須把人換掉。”

“站住。”盛妍叫住了助理小錦,“不準去,這是人家的工作,況且我化妝又不用她。你現在讓人把她辭退了,她的工作就冇了。”

“可是,要不是因為她,你和蘇隊長……”

“小錦,我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在我麵前提到那個人。這件事情已經到此為止了,他和誰在一起,喜歡誰,和我無關。”

“可是,妍妍,這已經是蘇隊長第三次從花來劇組了,我覺得,他可能,也許,應該,大概知道錯了。”

“嗬——小錦,之前是誰義正言辭的說,這種男人不能要,你現在是自己打自己臉?你要是喜歡他,你拿走就行了。花拿出去丟掉,反正隨便你怎麼處理,以後再送來,就給我當著他的麵,丟掉!我不喜歡這個。”

自作多情的事情,有一次就夠了,她不會再陷進去第二次。

“哦……”

小錦拿著早上剛收到的花歎了口氣,“這麼好看的花,可惜了……”

“小錦。”

“蘇、蘇隊長?你還冇走?那正好,這個你拿回去吧,以後也彆送了。我那天就跟你說了,既然你和妍妍已經分了,就彆在糾纏了。這要是讓狗仔拍到了,對她,對你,都不好。”

“我隻是想道歉。”

“不用了,蘇隊長,不是我說你,你這個反應是不是也太遲緩了一些?這都過去多長時間了?”小錦將花塞到蘇末淮的懷裡,走了兩步,又轉過頭看著他,歎了口氣,“哎,我真的是欠了你們倆的。蘇隊長,你先跟我說清楚,你現在到底是什麼意思?你是打算追我們家妍妍,還是單純的道個歉?”

“我……”

“如果隻是後者,那你可以回去了,不用了,妍妍她現在已經不生氣了。隻是單純的不想和你再有任何的交集。你懂嗎?”

“如果……是前者呢?”

“前者……什麼?蘇隊長,你確定?可是你不是喜歡那個姓阮的麼?你……”

“我和阮清雪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我已經放下很多年了。這一點,我可以保證。如果我心裡還喜歡彆的女人,我不會對盛妍說這些話,這個,我也不會隨便送給一個女人。”

“唔……這樣吧,你等我幾分鐘,我跟妍妍請個假,我們坐下來,慢慢聊。我得確定你不會傷害到妍妍,我才能答應幫你。”

“好。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