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薇小說 >  神王救女 >   第2243章 撤離

-

果不其然,楊毅的話很顯然成功的威脅到了張長老,他冷下臉色來看著楊毅,一字一句的問道:“你想救他,也要看他們如何交涉再說!”

對方隻有一個神靈境後期,而他們這邊滿打滿算可是有一個後期兩箇中期,再怎麼說也不至於會吃虧。

楊毅微微一笑,說道:“自然,若是他們不打起來是最好的。”

而此時,方城的其他人已經將整個淩家拍賣行給圍了個水泄不通,至於楊毅和張長老兩人則是隱藏在暗處觀察情況。

雖然張長老不願意受楊毅所威脅,可是現在這種情況他也不得不讓步。

隻要可以打起來,他就能出手救下白銀。

“轟!”

隻聽見一聲巨響傳來,楊毅微微一笑,“這不就成了?”

“真是冥頑不靈,既然如此,也冇有必要再客氣了!”

“給我上!”

馮啖氣的冒火,怒不可遏的看著抵死不從的白銀。

白銀並非是個愚蠢的,相反他比在場的任何人都聰明,可是馮啖分明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若是讓步了,恐怕就真的要完了。

“馮少爺,這裡有強大的修士在附近,還請您退開些,這裡交給我!”

馮啖說完這句話之後,楊毅和張長老顯然都已經準備現身了,而馮啖帶來的這個神靈境後期自然也發現了張長老的存在。

馮啖聞言,淡淡擺手,隨後說道:“不論閣下是誰,這都是我們馮家的事情,還望閣下不要插手!”

而正當眾人還在驚訝馮啖不過是一個區區真靈境巔峰就敢叫囂的時候,楊毅卻緩緩的走了出來。

“神靈境中期?”

馮啖微微皺眉,要知道,在他說完那番話之後,幾乎是所有人都是往後退的,唯獨楊毅是從人群當中往外走的。

“可以啊,這兩個人相當有骨氣了。”

“這可是馮家的人,家大業大,雖然比不上那些宗門門派,但好歹也是頂尖家族,這個人是誰啊,竟然敢不知死活的來招惹!”

“敢問閣下到底是何方神聖?我馮家的事情,還請閣下少插手的好!”

對方既然也是神靈境,馮啖就冇有輕舉妄動,不過言語中還是帶了點警告的意思。

看著楊毅這幅氣定神閒的模樣,馮啖微微皺眉,楊毅搖頭道:“在下飛羽,一介散修,剛剛看到你們要對我的朋友動手,我也隻能出手相助了。”

楊毅這個名字已經響徹七界空間了,現在想救人,隻能搬出飛羽的名頭了。

“朋友?”

馮啖愣了一下,隨後看向了一旁的白銀,“這個?”

在腦子裡篩查了一下楊毅所說的資訊之後,他倒是不懷疑楊毅所說的。

楊毅給了白銀一個眼神,隨後又笑著道:“是啊,敢問我朋友到底是何處得罪了諸位,引得諸位如此興師動眾,趕儘殺絕?”

楊毅可不怕這個馮啖,反正他們這邊尚有一戰之力,大不了就打唄。

“聽你這個意思,你是打算管這個事情咯?”

馮啖說完之後,明顯是起了殺心的,但他身邊的那名神靈境後期修士已經是提前和他說過有高階修士在附近。

能讓一名神靈境後期修士稱為高階修士的,想也知道是一名神靈境後期修士。

也就是說,這裡已經是有了兩名神靈境後期修士了。

所以,這個時候馮啖即便是起了殺心,也隻能是忍住。

不然的話,誰敢保證到時候局麵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楊毅冷聲道:“我說了他是我的朋友,你如果想要殺他的話,這個事情我必須管!”

楊毅的態度相當明確,這個馮家即便是再怎麼強大,也絕對不可能和萬劍宗,聖武教這種相提並論,這些頂尖勢力都不足以讓楊毅懼怕,區區一個馮家又怎麼可能讓楊毅退步呢。

“馮啖少爺,殺氣已經很濃鬱了,您小心點眼前這個人!”

馮家的神靈境後期修士顯然顯然是已經感受到了濃鬱的殺氣的。

顯然,馮啖現在開始有了些後怕。

“好,飛羽是吧,我們馮家記下了,撤!”

馮啖很快做出了決定,他本來是想用馮家嚇一嚇對麵的,但可惜,這招不奏效。

同樣擁有神靈境後期修士的勢力,並且不懼怕他們馮家,也就那麼幾個了。

但凡是不懼怕馮家的,那都不見得會比馮家弱,當然了,這可不絕對,但是馮啖冇有任何理由拿著命來賭。

萬一堵輸了,到時候等待馮啖的就一個字,死!

馮啖可不傻,為了區區一個白銀,去和彆人賭命。

很快,馮啖帶著人撤出了淩家拍賣行。

至此,黑域的神奇事件又多了一個。

先是馮啖真靈巔峰境界腳踩神靈境中期境界的慕家。

隨後又出來了個神靈境中期實力的飛羽,將擁有神靈境後期修士的馮家趕出了方城。

這種事情,那可是比任何一個事情都要值的讓人關注。

“可以啊,楊毅,這麼牛啊!”

白銀將楊毅帶進了慕家的拍賣行,現在的拍賣行已經是修築起來了,比起之前還要氣派一些。

他倒不是貪圖什麼拍賣行不拍賣行,而是這個地方是靈宗子死的地方,白銀可是靈宗盟的人,儘管靈宗盟的人團結上是有問題的。

但絕對不是所有百宗盟的人都是這樣的,白銀就是相當重情義的人,所以,這個地方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靈宗子在這裡。

楊毅搖了搖頭道:“搬去暹羅帝國吧,我們正好也要朝著那邊過去,可以保護下你們!”

馮啖剛剛的態度已經是說明瞭問題了,顯然是冇打算善罷甘休的。

到時候,楊毅和張長老一走,到時候慕家隻會是比現在還要慘。

所以,楊毅纔會有此提議。

畢竟,他能夠救的了一時,可救不了一世啊。

“這...這能行嗎?”

楊毅想到的事情,白銀怎麼可能想不到。

但是暹羅帝國哪裡是說去就能去的,妖心在那邊,白銀想去也得有這個機會吧。

楊毅聳了聳肩後說道:“有什麼不能行的,我帶著你們去就是了,你收拾收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