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媛媛就站在他的身旁,她扭頭過去看向葉淩天,心想明明贏了跟他們扯什麼!

葉淩天笑了笑,指著清水灣高爾夫球場的“臨海九洞”和“峰畔九洞”說道“看到了嗎?”

哦—

伊羅麥克機械地點點頭,帶著一臉的疑惑問道“你想怎麼比?”

“老外,我不想占你便宜,兩個九洞你隨便打!多少杆打進去都行!”

“然後呢?”伊羅麥克舔著臉好奇地問道。

“然後?然後臨海九洞和峰畔九洞我蒙著眼打,有一個不進洞算你贏!”

什麼!什麼!

李仁傑聞言都忍不住笑出聲來“哈哈哈哈,你小子也太狂了!”

江少青一聽,也不不上褲子是濕透的,他騰地站起來指著葉淩天嗬斥道“你......你特麼也太狂了,狂的無邊無際!”

聽到江超青說的,霍超儀馬上意識到事情的嚴重,他趕緊湊過來拉住葉淩天“你要做什麼!”

“我要他輸得心服口服!”葉淩天指著伊羅麥克笑道。

聽到李仁傑翻譯完葉淩天的話,伊羅麥克也忍不住笑了“哈哈哈哈,你以為你是神!小子,你等著認輸吧!”

要知道,就算是瞪大眼睛,“臨海九洞”和“峰畔九洞”球球一桿進洞,是個人都做不到,何況是蒙上眼睛!

伊羅麥克興奮地一陣大笑,笑夠了他麵帶自信衝著葉淩天說道“你可想好了?”

“你想好就行了,要是你輸了跪下給小爺磕十八個響頭!”

伊羅麥克看向李仁傑,一臉迷惑不解。

李仁傑湊過來將原話給他翻一遍,伊羅麥克聽完笑了笑立馬說道“O、OK!”

老外對於下跪磕頭根本就不怎麼當回事,況且他根本不認為他會輸。

伊羅麥克生怕葉淩天反悔,他帶著一臉的自信拿起球桿直接走到開球區,揮起球杆就是一擊,球淩空飛出去直奔三竿球洞。

冇想到這一次他超長髮揮,打出了一記老鷹球一杆入洞!

“歐耶!”伊羅麥克振臂高呼,李仁傑更是樂得一個高蹦起來,剛纔的沮喪一掃而空,他臉上帶著邪惡盯著驚慌失措的霍超儀和江媛媛。

小保鏢不知天高地厚,以為自己打出一桿進洞就覺得了不起了!

嗬嗬小娘們!今晚彆想逃出本少手掌心!

伊羅麥克中規中矩小心翼翼將球打入兩個九洞,噓噓!他喘了口粗氣如釋重負。

按照規則,他剛纔的發揮已經是當下世界頂級的水平,要想超過他打出的成績,除非神仙幫忙!

葉淩天命人將球一字排開擺在開球區,李仁傑的保鏢過來用黑布把他雙眼矇住狠狠紮緊。

砰、砰砰砰!霍超儀的心都要跳出來了,江媛媛也是麵色蒼白嬌軀震顫,兩人神色慌張麵帶驚悚看過去。

隻見葉淩天握住球杆轉身,呼地一聲手起杆落。

欻欻欻欻欻—

十八個白球幾乎在同一時間淩空飛起,間隔絕不超過半秒鐘。-